展开菜单

捭阖者天地之道的意思 鬼谷子的捭阖之术的运用

捭阖是什么意思,谁能告诉我

捭阖:开合
纵横捭阖
zòng héng bǎi hé
〖解释〗纵横:合纵连横;捭阖:开合,战国时策士游说的一种方法。指在或外交上运用手段进行分化或拉拢。
〖出处〗汉·刘向《战国策序》:“苏秦为从,张仪为横,横则秦帝,从则楚王,所在国重,所去国轻。”《鬼谷子·捭阖》:“捭之者,开也,言也,阳也;阖之者,闭也,默也,阴也。”
〖示例〗政客错实力以自雄,军人假名流以为重,~,各戴一尊。 ★蔡东藩、许厪父《民国通俗演义》第一百三十五回
最古老的词了 最早在《鬼谷子》中出现过
捭阖第一
捭之者,料其情也。阖之者,结其诚也,皆见其权衡轻重,乃为之度数,圣人因而为之虑。其不中权衡度数,圣人因而自为之虑。
故捭者,或捭而出之,而捭而内之。阖者,或阖而取之,或阖而去之。捭阖者,天地之道。捭阖者,以变动阴阳,四时开闭,以化万物;纵横反出,反复反忤,必由此矣。
捭阖者,道之大化,说之变也。必豫审其变化。吉凶大命□焉。口者,心之门户也。心者,神之主也。志意、喜欲、思虑、智谋,此皆由门户出入。故关之矣捭阖,制之以出入。
捭之者,开也,言也,阳也。阖之者,闭也,默也,阴也。阴阳其和,终始其义。...

鬼谷子的捭阖之道是什么意思

翻译本不是有解释吗?捭阖是什么?捭之者,开也,言也,阳也;阖之者,闭也,默也,阴也捭:开的意思,敞开心怀积极行动,采取攻势,或接受外部事物及他人的主张和建议。阖,闭的意思,关闭心扉,把进来的事物化为自己的事物,或不让外来事物进入,取封闭形态。 捭阖之道是一种处事智慧,一门推敲技巧,揣摩人的心理活动,该拍屁时就拍屁,该放屁时就放屁。古人云,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应人事,一切都是为了中应人事,为人所用,而鬼谷子更是从人性入手,对做人这门艺术发挥到极致,处事之道有很多可以值得借鉴《鬼谷子·捭阖第一》是春秋时期,鬼谷子编写的一部兵书。
捭阖意为开合,指运用手段使联合或分开,战国时纵横家分化、拉拢的游说之术。鬼谷子认为一开一合就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普遍规律,是掌握事物的关键。纵横家以开合之道作为权变的根据,并且运用在其游说术中。
战国时期,秦国通过改革实力空前强大,并通过连绵不断的战争攻打吞并其他国家。各诸侯国对秦是又惧又怒。鬼谷子的纵横捭阖之术应时代需求应运而生,鬼谷子提出,作为游说者一定要有时可以开口说话,有时则应当闭口沉默,有时不妨松弛、宽厚,有时不妨紧张、严厉。
其弟子张仪、苏秦通过对世态的分析,以及权衡利益心理战术的运用,凭高超的言语辞令或“连横”或“合纵”支持秦国统一六国或联合六国起来对付秦国。华夏大地时而风平浪静时而风起云涌,最终秦国灭六国统一天下。

“捭阖”作为一种游说的方法,就是要动摇对方原先的认识,让其重新建立认识,捭与阖两者在方法上虽然对立,但在效果和目的上却高度统一,就是让对方把原有的认识去除掉——“出之、去之”,同时又重新建立接纳一些认识——“纳之、取之”。

通过捭阖来调整阴阳,游说也是如此,运用恰当的阴阳言辞,改变对方的想法,而让对方主动接纳自己的意见,化圆而为方,奠定其开展相应行动的基础。思想为行动的指导之意,先有想法而后才有行动,才能影响和改变事物的发展。

扩展资料:

捭阖者,道之大化,说之变也;必豫审其变化,吉凶大命系焉。口者,心之门户也;心者,神之主也。志意、喜欲、思虑、智谋,此皆由门户出入,故关之以捭阖,制之以出入。

游说的捭阖,是指千变万化的说辞,“说之变也”。作为根本大道,是引起阴阳因素变化,从而使得事物产生改变。而说辞是重要的开合手段,说辞产生的阴、阳开闭效果,能影响和改变对方的想法。

语言必须进行控制。心里有想的,嘴上才有说的,但是心里想的,嘴里不能全讲出来,讲出来也要讲究方式方法,必须“关之以捭阖,制之以出入”,不是全关了不讲,也不是全开了乱讲,而是该开的开,该关的关,掌控语言的度,体现语言的技巧和艺术。这是说客必须要掌握的一门功课,也是捭阖之道的精华所在。

捭阖者,天地之道。捭阖者,以变动阴阳四时,开闭以化万物。纵横、反出、反覆、反忤必由此矣。

在鬼谷子看来,人世与自然统一于捭阖之道。天地万物由阴阳因素的开合所生灭,故而开闭阴阳因素能够改变事物的状态与发展路径,“以变动阴阳四时”“开闭以化万物”进而影响事物的生成发展。纵横、反出、反覆、反忤,通过这些改变对方的决策。

参考资料:
捭阖-百度百科

...

捭阖是什么意思??

①捭:开的意思,敞开心怀积极行动,采取攻势,或接受外部事物及他人的主张和建议。
②阖,闭的意思,关闭心扉,把进来的事物化为自己的事物,或不让外来事物进入,取封闭形态。捭阖:bǎi hé,开合。本为 战国 时纵横家分化、拉拢的游说之术。后亦泛指分化、拉拢。捭阖:开合

纵横捭阖
zòng héng bǎi hé
〖解释〗纵横:合纵连横;捭阖:开合,战国时策士游说的一种方法。指在或外交上运用手段进行分化或拉拢。
〖出处〗汉·刘向《战国策序》:“苏秦为从,张仪为横,横则秦帝,从则楚王,所在国重,所去国轻。”《鬼谷子·捭阖》:“捭之者,开也,言也,阳也;阖之者,闭也,默也,阴也。”
〖示例〗政客错实力以自雄,军人假名流以为重,~,各戴一尊。 ★蔡东藩、许厪父《民国通俗演义》第一百三十五回
最古老的词了 最早在《鬼谷子》中出现过

捭阖第一

捭之者,料其情也。阖之者,结其诚也,皆见其权衡轻重,乃为之度数,圣人因而为之虑。其不中权衡度数,圣人因而自为之虑。

故捭者,或捭而出之,而捭而内之。阖者,或阖而取之,或阖而去之。捭阖者,天地之道。捭阖者,以变动阴阳,四时开闭,以化万物;纵横反出,反复反忤,必由此矣。

捭阖者,道之大化,说之变也。必豫审其变化。吉凶大命□焉。口者,心之门户也。心者,神之主也。志意、喜欲、思虑、智谋,此皆由门户出入。故关之矣捭阖,制之以出入。

捭之者,开也,言也,阳也。阖之者,闭也,默也,阴也。阴阳其和,终始其义。...

天地之道后一句是什么

《易》曰:“天地之道,贞观也.”
孔子曰:天地之道,可一言而尽也“天地之道,寒暑不时则疾,风雨不节则饥。”
文章名称是“天地之道”,来自《礼记》(战国时期所著),是《乐记·乐施》中的一段。
意思是古时统治阶级像顺应天地与自然变化一样去教化民众(春风化雨)。...

关于“捭阖”是人道还是“天地之道”的深度解析

翻译《捭阖篇》原文时,大凡《鬼谷子》白话翻译版本的作者都是将“捭阖”当着是“天地之道”来解读的,并意淫“捭阖”是鬼谷子另辟蹊径用来认知和解释世界的哲学观。这就如同挖了一个大坑一样,让爱好《鬼谷子》的读者在解读《捭阖篇》时,不但犯下了误读误解的错误,而且还诱发个别读者居然真的用“捭阖”去诠释“阴阳”和“阴阳变化”,这除了贻笑大方且让人汗颜外,而且也让那些著书的专家和学者蒙羞。为了正本清源,本贴依据《捭阖篇》原文中有关“捭阖”的内容,分成三个部分来深度解析“捭阖”是人道而非“天地之道”的道理
第一,在《捭阖篇》中,当“捭阖”分别表述为“捭”和“阖”的内容时,“捭”和“阖”是施行在人道中的行为(或方法)。
首先,《捭阖篇》原文中的“夫贤不肖、智愚、勇怯有差,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无为以牧之。”表明:从原文的内容引入“捭”和“阖”之始,就将“捭”和“阖”列入人道的内容来表述。(以下为深度解析,仅供学习原文参考!)
从句法构成来看,全句原文“夫贤不肖、智愚、勇怯有差,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无为以牧之。”是多重复句。在主一级层次的复句中,全句原文是表解说的联合复句;这就是说,原文的前分句“夫贤不肖、智愚、勇怯有差,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是解说的对象,而原文的后分句“无为以牧之”则是解说的内容。这也是说,后分句“无为以牧之”是针对前分句的内容而言,其中:“牧之”针对原文“贤不肖、智愚、勇怯”而言,“无为”则针对原文“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而言。
在次一级层次的复句中,全句原文的前分句是表因果的偏正复句,这就是说,原文“夫贤不肖、智愚、勇怯有差”表原因,而原文“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则表结果。
从语义构成来看,分句原文“夫贤不肖、智愚、勇怯有差”是一句表存现的叙事句,也就是说,这句原文叙述了“贤不肖、智愚、勇怯有差”的客观事实。其中,没有争议的是:所有的注文都将“贤不肖、智愚、勇怯”诠释为人的才品,而有争议的是:因设定的语义背景不同,“贤不肖、智愚、勇怯”所表示才品的人也不尽相同。比如:陶弘景(有争议的古本注释者)的注文就是站在帝王术的角度,将全句原文的语义背景设定为:君王驾驭臣下的方法。如果以陶弘景所设定的语义背景为例,那么原文不但省略了“夫”前的定语“臣下的”,而且还省略了动词“有”前的中心语“等才品”,所以分句原文可理解为:夫(臣下的)贤不肖、智愚、勇怯(等才品)有差。
分句原文“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是一句省略了主语的说明句,其中:按照陶弘景所设定的语义背景,省略的主语应是“君王”。这就是说,原文针对前文所阐述的原因,接下来就可以对相关的人实施“可捭阖、进退、贱贵”的行为(或方法)。有争议的是:“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作为复句形式的谓语,是可施行的并列方法呢,还是可施行的选择方法?比如:陶弘景将分句原文诠释为“贤者可捭而同之,不肖者可阖而异之;智之与勇可进而贵之,愚之与怯可退而贱之。”说的就是,贤能的臣下,(君王)可以拨动而同合他们;无能的臣下,(君王)可以闭藏而区分他们;聪明和勇敢的臣下,(君王)可以进擢而重视他们;愚蠢和怯懦的臣下,(君王)可以辞退而轻视他们。由此可见,陶弘景就是将分句原文所陈述的方法,当着是君王因人而异可选择使用的方法。不过,陶弘景的注文并没有按照分句原文的语义,而是按照他对君臣关系的理解程度来解读原文的内容的。原文的语义表明:无论是“贤不肖”,还是“智愚”,以及“勇怯”全都可以对他们施行“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只不过对付那些不如自己且分类为“不肖”“愚”和“怯”的人时,施行更容易罢了,而对付那些与自己相差无几或高于自己且分类为“贤”“智”“勇”的人时,施行就要准备充分。这点结论,吧友可参阅《忤合篇》原文中“己必自度材能知睿、量长短远近,孰不如;乃可以进、乃可以退,乃可以从、乃可以横”类似的内容。所以,分句原文可理解为:(君王)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贵。特别强调:分句原文中的“乃”是重在辨别的表决断的副词,可译为“就”;而“捭”和“阖”则与其他两类行为(或方法)共同施行在人道中。
分句原文“无为以牧之”是省略了主语的叙事句,这就是说,分句原文陈述了君王应用无为的手段来驾驭臣下的客观事实;其中:争议最大的有二:一是,“无为”作何解读?一是,“牧之”作何解读?
从分句原文与之前两句原文构成的关系来看,“牧之”是针对其前具有“贤不肖、智愚、勇怯”等才品的臣下而言;而“无为”则是针对君王施行“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退、乃可贱乃可贵”的行为而言,所以这里的“无为”既不能解读为道家老子“顺其自然而为”的哲学思想,也不能解读为儒家孔子“仁无为而礼有为”的哲学思想;倒是非常接近将道家和法家完美结合的黄老之学“君王无为而臣下有为”的哲学思想。
由于,上文中已经指明了(君王)实施“乃可以捭乃可以阖、乃可以进乃可以退、乃可以贱乃可以贵”的行为(或方法);所以,再将分句原文中的“无为”诠释为道家等哲学思想,就无法自圆其说。唯一能解释通是:“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是发生在施事者思维层面中的抽象行为或活动;因其他人既看不到,又摸不着;如果做得好的话,还很难被感觉出来。所以,原文中的“无为”是针对发生施事者思维层面中的行为而言。
并且,从原文“无为以牧之”的语法构成来看,连词“以”连接连谓短语“无为以牧之”。由于连词“以”从介词虚化而来,仍然保留了介词“以”的词性;所以连词“以”的前部分“无为”表示手段,而后部分“牧之”则表示目的。这样一来,分句原文可理解为:(君王)用无为(“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的手段来达到牧之(的目的)。
由上可见,“捭”和“阖”从开始,就是与“进”和“退”、“贱”和“贵”并列为人道中用于解决人世间相关问题的手段。
其次,原文“审定有无以其实虚,随其嗜欲以见其志意;微排其所言而捭反之,以求其实;实得其指阖而捭之,以求其利。或开而示之,或阖而闭之。开而示之者,同其情也;阖而闭之者,异其诚也。可与不可,审明其计谋以原其同异;离合有守,先从其志。”所表述的是:“捭”和“阖”的过程;也就是说,本节原文详细地描述了应行“捭”和“阖”的手段来解决问题的过程,以及施行这两种手段的原则。由此可见,本节原文有关“捭”和“阖”的内容仍属于人道。(因本贴篇幅,暂不作深度解析。)
再次,原文“即欲捭之贵周;即欲阖之贵密,周密之贵微,而与道相追。捭之者,料其情也;阖之者,结其诚也。皆见其权衡轻重,乃为之度数,圣人因而为之虑;其不中权衡度数,圣人因而自为之虑。故捭者,或捭而出之,或捭而内之;阖者,或阖而取之,或阖而去之。”所表述的是:施行“捭之”和“阖之”的原则和注意事项。也就是说,本节原文详细地描述了施行“捭之”和“阖之”必须坚守的原则,以及相关注意事项。由此可见,本节原文有关“捭之”和“阖之”的内容仍属于人道。(同样,因本贴篇幅,暂不作深度解析。)
总括而言,当“捭阖”分别表述为“捭”和“阖”时,与此相关的内容都属于人道。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如果“捭阖”是“天地之道”,那么为什么不在表述“捭”和“阖”的全部内容中,就将“捭”说成是“天”,“阖”说成是“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