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菜单

朝闻夕死的意思是什么 朝闻夕死的拼音是什么

“朝闻夕死”是什么意思?

朝闻夕死
拼音:zhāo wén xī sǐ
早晨闻道,晚上死去.形容对真理或某种信仰追求的迫切.
出处:《论语·里仁》:“朝闻道,夕死可矣.”
例句:古人贵朝闻夕死,况君前途尚可.(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自新》)

...

朝闻夕死的引申意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释文:

孔子说:如果早上能闻见真理,就算是到晚上就死,都可以。
2291.道

本章的要点大约就在这个道上。

通常看来,这个道大约有四种讲法。

第一种便是所谓大道天道,即所谓事物的本体,是最根本的最本原的存在,既是最高的也是最深的更是最大的,大约便是老子所谓的那个可道非常道的“道”。

第二种便是所谓的道理,即事物的一般理论与法门,一般都有具体的针对性,这类事物有这样的道理,那类事物有那样的道理。换了今天的话,便是事物一般性的规律。大约相当于老子所谓的“非常道”。

第三种便是所谓道路,即理解事物解决问题的方法路径,虽然未必与事物问题一一对应,但却总是以某个目的为前提。换了今天的话,便是方法论。大约相当于老子所谓的“可道”。

第四种便是所谓人道,这个人道,是针对第一个天道而言的,它既和天道相区别,又与天道相联系。孔子成人道迩天道远,便是把人道与天道对应来看的。人道算是天道在人事中的呈现,大约近似于体和用的关系。

孔子这里说的道,指的是哪一种,其实难以断言,只能凭着孔子的一贯主张做些推测。

后人有把孔子所说的道,与如来拈花微笑的道勉强比附,还援引老子道可道非常道来壮声色,把孔子所谓道给神秘化、玄学化了,进而弄成道得一物即不是的无上妙道,把孔子之教强与后来的佛法扯在一起。这样恐怕是把孔子之道搞得复杂了。

子贡说夫子之天道,不可的耳闻,孔子自己也说,天道远人道迩。孔子把这远到不可的耳闻的大道拿来做朝闻夕死的依据,岂不是让那轻易不得其闻的芸芸众生个个死不瞑目?更何况孔子一生以仁体道,以德践道,事事不离人事当下,他能近取譬,把微妙大道变成身边切近平实的事情来呈现说明,在近现代科学主义兴起之后,孔子的这种“实用理性”还曾引来一些非议,甚至斥为科学理论没能在中国古代发展起来的首要责任者。因此孔子的务实际重人事,其实在反对他的人那里,也可以形成共识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较倾向此道即指人道的说法。

2292.一种态度

孔子这句话,说的是一种对道的态度。虽然他用的是一种近乎自我表白的说法,但我们却不宜简单地把它看成一种自我表白。在孔子看来,这个态度,其实是人对道应该有的一种态度,它带有相当的普遍性。

早上得闻道,晚上就死去也可以。这是一种把道拿来与生命相考量的说法。但他说的并不是道比生命更重要,这一点特别值得注意,他说的是道在生命中很重要,甚至是最重要的。孔子不是要拿出道来拷问生命进而在某种特定情景里用道否定生命。孔子只是想说,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道。如果得闻道,就是马上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当然这里面隐含着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如果没能闻道,那就算是枉活一场。

在故事中,有很多这样不惜牺牲生命也要求道的故事。佛教里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基督教里也有一些圣徒的故事,与这种舍身求法有关。在中国较为著名的就有禅宗二祖惠可断臂求法的故事。为了表示自己求法的诚心,惠可砍断了自己的手臂。这种风气在印度很盛行,印度的圣者甚至以为,自己折磨自己,就能得道,大神湿婆就是苦行的守护者。在这种语境中,生命与道是对立的,是非此即彼的。这种对立,是与其本身的出世思想互为表里的,这也是大部分思想的基本特征。

但孔子反对把生命与道对立起来的态度,孔子强调的是,道就在生命中呈现,闻道的生命,即便晚上就死去,也是闻道的生命,他与未闻道的生命,有本质的区别。这大约就是未知生焉知死的本意吧?

在这里,孔子持一种平常的人、道态度,讲的是在平实中体道闻道。宰我用仁道诳人跳井,被孔子申斥,也可见孔子对那种将道与生命对立起来的做法,是颇有些抵触的。如牺牲生命,道可能依然不动不摇,但与真实的生命就没什么关系了。一个至死没有闻道的生命,他的生命与道本来也没有关系。这和后来禅宗对佛法的态度有几分相似。与惠可时期的禅法有些出入,想必惠可时期的禅法,还有很深的印度禅那的影响吧?

后来孟子曾经在特定的情境中,把生和义置于这样的关系中,但这大约与孔子的本意已经有相当的出入了。这或许也是形势使然,毕竟孟子所处的时代比孔子的时代要险恶得多。禅宗有句话叫树上道易,树下道难。说的是在非常时期,能体认正道,还算容易,能在平常随意处体认正道,就不那么容易了。即如孟子说的那样,在生死考验面前,来做义的抉择,固然不易,但那是抉择的不易,不是体认的不易,不是闻见的不易,在生死考验面前,何为义何为不义通常都是一目了然,只不过很多人做不来罢了。但是在平常细微处,到底何为义何为不义,恐怕就很容易被人忽略,这种时候才是体认正道的关键处。

因此平时浅近处有大文章,也是孔子不以道害命的一个基本出发点吧。三月不违仁已经很少见,何必还要生死来添乱?像子路那样临难不惧抵死振冠的豪杰,想要三月不违仁也做不到,那仁之道又何必在死中求呢?

在这一点上,我倒是宁许孔子,不许苦行。

2293.两个方向

理解朝闻夕死,可以引申出两个方向。

一个方向就是闻道的迫切性。

朝闻夕死,迫切孰愈乎此?这就好像和生命赛跑一样。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严格说来死生事无处不在,若不闻道而死,何异枉活一世,因此,闻道便是与生死争先的事情。把每一此闻道都当成自己的最后闻道之旅,那种执着和珍惜,自不待言。从这个意义上讲,朝闻夕死,亦可鼓舞人及时当勉励,锐意进取,把求道之心,同于求生之志,如此勉学,自有振聋发聩之势。

一个方向就是闻道永远不算晚。

人而为人,得闻人道,纵然朝闻夕死,亦无所憾。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不要松懈求道之心,就不要放弃求道之志,不要以来不及为托词,更不要以去日无多积重难返云云为借口,什么时候有了觉悟,什么时候认真闻道,什么时候都不算晚。纵然是弥留之际,闻道亦不枉此生。这就好比基督教的死前忏悔,就是说一个人到了死前才想起忏悔亦不晚,亦能得到救赎。闻道亦如是。哪怕是死前闻道,亦是闻道之人。从这个意义上讲,朝闻夕死,正可荡涤人的懈怠与沉溺,对人及时振作,决然更新,亦大有启迪。

这两个方向都与孔子毕生的学习态度相关联,对一个人的学习态度而言,这两个方向其实依然可以归结为一个态度。我们换个角度想想,孔子“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不正是朝闻夕死的学习态度之另一角度的诠释吗?就是说获得想要知道的真理比生命更重要。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释文:

孔子说:如果早上能闻见真理,就算是到晚上就死,都可以。
2291.道

本章的要点大约就在这个道上。
通常看来,这个道大约有四种讲法。
第一种便是所谓大道天道,即所谓事物的本体,是最根本的最本原的存在,既是最高的也是最深的更是最大的,大约便是老子所谓的那个可道非常道的“道”。
第二种便是所谓的道理,即事物的一般理论与法门,一般都有具体的针对性,这类事物有这样的道理,那类事物有那样的道理。换了今天的话,便是事物一般性的规律。大约相当于老子所谓的“非常道”。
第三种便是所谓道路,即理解事物解决问题的方法路径,虽然未必与事物问题一一对应,但却总是以某个目的为前提。换了今天的话,便是方法论。大约相当于老子所谓的“可道”。
第四种便是所谓人道,这个人道,是针对第一个天道而言的,它既和天道相区别,又与天道相联系。孔子成人道迩天道远,便是把人道与天道对应来看的。人道算是天道在人事中的呈现,大约近似于体和用的关系。
孔子这里说的道,指的是哪一种,其实难以断言,只能凭着孔子的一贯主张做些推测。
后人有把孔子所说的道,与如来拈花微笑的道勉强比附,还援引老子道可道非常道来壮声色,把孔子所谓道给神秘化、玄学化了,进而弄成道得一物即不是的无上妙道,把孔子之教强与后来的佛法扯在一起。这样恐怕是把孔子之道搞得复杂了。
子贡说夫子之天道,不可的耳闻,孔子自己也说,天道远人道迩。孔子把这远到不可的耳闻的大道拿来做朝闻夕死的依据,岂不是让那轻易不得其闻的芸芸众生个个死不瞑目?更何况孔子一生以仁体道,以德践道,事事不离人事当下,他能近取譬,把微妙大道变成身边切近平实的事情来呈现说明,在近现代科学主义兴起之后,孔子的这种“实用理性”还曾引来一些非议,甚至斥为科学理论没能在中国古代发展起来的首要责任者。因此孔子的务实际重人事,其实在反对他的人那里,也可以形成共识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较倾向此道即指人道的说法。

2292.一种态度

孔子这句话,说的是一种对道的态度。虽然他用的是一种近乎自我表白的说法,但我们却不宜简单地把它看成一种自我表白。在孔子看来,这个态度,其实是人对道应该有的一种态度,它带有相当的普遍性。
早上得闻道,晚上就死去也可以。这是一种把道拿来与生命相考量的说法。但他说的并不是道比生命更重要,这一点特别值得注意,他说的是道在生命中很重要,甚至是最重要的。孔子不是要拿出道来拷问生命进而在某种特定情景里用道否定生命。孔子只是想说,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道。如果得闻道,就是马上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当然这里面隐含着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如果没能闻道,那就算是枉活一场。
在故事中,有很多这样不惜牺牲生命也要求道的故事。佛教里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基督教里也有一些圣徒的故事,与这种舍身求法有关。在中国较为著名的就有禅宗二祖惠可断臂求法的故事。为了表示自己求法的诚心,惠可砍断了自己的手臂。这种风气在印度很盛行,印度的圣者甚至以为,自己折磨自己,就能得道,大神湿婆就是苦行的守护者。在这种语境中,生命与道是对立的,是非此即彼的。这种对立,是与其本身的出世思想互为表里的,这也是大部分思想的基本特征。
但孔子反对把生命与道对立起来的态度,孔子强调的是,道就在生命中呈现,闻道的生命,即便晚上就死去,也是闻道的生命,他与未闻道的生命,有本质的区别。这大约就是未知生焉知死的本意吧?
在这里,孔子持一种平常的人、道态度,讲的是在平实中体道闻道。宰我用仁道诳人跳井,被孔子申斥,也可见孔子对那种将道与生命对立起来的做法,是颇有些抵触的。如牺牲生命,道可能依然不动不摇,但与真实的生命就没什么关系了。一个至死没有闻道的生命,他的生命与道本来也没有关系。这和后来禅宗对佛法的态度有几分相似。与惠可时期的禅法有些出入,想必惠可时期的禅法,还有很深的印度禅那的影响吧?
后来孟子曾经在特定的情境中,把生和义置于这样的关系中,但这大约与孔子的本意已经有相当的出入了。这或许也是形势使然,毕竟孟子所处的时代比孔子的时代要险恶得多。禅宗有句话叫树上道易,树下道难。说的是在非常时期,能体认正道,还算容易,能在平常随意处体认正道,就不那么容易了。即如孟子说的那样,在生死考验面前,来做义的抉择,固然不易,但那是抉择的不易,不是体认的不易,不是闻见的不易,在生死考验面前,何为义何为不义通常都是一目了然,只不过很多人做不来罢了。但是在平常细微处,到底何为义何为不义,恐怕就很容易被人忽略,这种时候才是体认正道的关键处。
因此平时浅近处有大文章,也是孔子不以道害命的一个基本出发点吧。三月不违仁已经很少见,何必还要生死来添乱?像子路那样临难不惧抵死振冠的豪杰,想要三月不违仁也做不到,那仁之道又何必在死中求呢?

在这一点上,我倒是宁许孔子,不许苦行。

2293.两个方向

理解朝闻夕死,可以引申出两个方向。
一个方向就是闻道的迫切性。
朝闻夕死,迫切孰愈乎此?这就好像和生命赛跑一样。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严格说来死生事无处不在,若不闻道而死,何异枉活一世,因此,闻道便是与生死争先的事情。把每一此闻道都当成自己的最后闻道之旅,那种执着和珍惜,自不待言。从这个意义上讲,朝闻夕死,亦可鼓舞人及时当勉励,锐意进取,把求道之心,同于求生之志,如此勉学,自有振聋发聩之势。
一个方向就是闻道永远不算晚。
人而为人,得闻人道,纵然朝闻夕死,亦无所憾。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不要松懈求道之心,就不要放弃求道之志,不要以来不及为托词,更不要以去日无多积重难返云云为借口,什么时候有了觉悟,什么时候认真闻道,什么时候都不算晚。纵然是弥留之际,闻道亦不枉此生。这就好比基督教的死前忏悔,就是说一个人到了死前才想起忏悔亦不晚,亦能得到救赎。闻道亦如是。哪怕是死前闻道,亦是闻道之人。从这个意义上讲,朝闻夕死,正可荡涤人的懈怠与沉溺,对人及时振作,决然更新,亦大有启迪。
这两个方向都与孔子毕生的学习态度相关联,对一个人的学习态度而言,这两个方向其实依然可以归结为一个态度。我们换个角度想想,孔子“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不正是朝闻夕死的学习态度之另一角度的诠释吗?...

子曰:“朝闻到,夕死可矣。”的意思

最佳答案 释 义 早晨闻道,晚上死去.形容对真理或某种信仰追求的迫切.孔子说:"早晨明白了道理,哪怕到晚上死去也是可以的啊"早上领悟出道的涵义,晚上就算死也没有遗憾了。

朝闻道夕死,可矣!

儒家的承担

禅师执笔于公元2006年10月19日中午12点02分

对首章三个“不亦”的初步了解,最终必须落在“承担”上,如果没有这种对“天地人”、对“圣人之道”、对行“圣人之道”最终达到“不愠的世界”的承担,那么就没必要继续《论语》的研读。上面也说过了,有些人是没必要读《论语》的,虽然那些人也有“承担”,但只有君子才需要《论语》,也才能“承担”《论语》。

对于《论语》有一件事很重大的,是《论语》成书以来没人干过的,就是重排《论语》各章间的顺序。《论语》,是孔子及门人的语录,系统地讲述了君子如何去“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的问题,但由于《论语》成书时间是在孔子等之后,历代又被腐儒折腾,因此,目前所袭用的《论语》各章间的顺序并不正确。为了能更好地把握,展现《论语》以本来面目,必须对此重新排序。在后面的解释用,《论语》原有篇章都无一遗漏,只是顺序按照更合理的方式重排。这点,必须明确。而这《论语》之旅,将按照新编排的次序继续进行。

详解:这句话被排在三个“不亦”总纲之后,是《论语》的第一条。所谓“闻、见、学、行”“圣人之道”,首先要“闻其道”。道不闻,则无由“学、行”。然而,就这几乎所有中国人都熟悉的话,却经常被解释成类似“早上闻“道”,晚上死了也值得”之类的搞笑玩意。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请问:晚上才死,那中午干什么去了?如果早上死、中午死,那还值得不?如果真是“早上闻“道”,晚上死了”,就算值得,也是私道,不能惠及旁人的私道,又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这些似是而非的解释流传千年,真把《论语》当成福音之类的平常物了,和儒家、《论语》的精神是完全背离的。

其实,“死”,不是死去的意思,而是“固守”的意思。所谓“固守”,也就是“承担”。而“朝、夕”,不是单纯的“早晨、晚上”,而应该从“天、地、人”三个角度来考察。

从“天”的角度,代表了时间上的“开始、最后”,从“闻其道”开始,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

从“地”的角度,代表了“东方、西方”,也代表了整个天下所有的地方,无论任何地方,无论条件恶劣还是优越,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

从“人”的角度,最大的承担就是生死的承担,甚至出生入死,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只有从这三方面去理解,才是真知道“朝、夕”。

原来的断句“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是不对的,由于古文都没有标点,因此断句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千古以来被惯用的这个断句,就把“死”真当死给搞死了。而从上面的分析知道,这“死”是“固守”、是“承担”,相应的断句就是“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其实,里面的“道”字是可以省略的,因为整部《论语》就是说这圣人之道和行圣人之道,省略“道”并不会影响理解,“朝闻夕死”,这更符合古汉语的语气。光“闻”不“死”,是不能行圣人之道的,只能是口头层面的,而历史上的腐儒们,最大的弊病就是光“闻”不“死”,这“死”,是“固守”、是“承担”,而要“固守”、“承担”,就必须“死心塌地”、“痴心不改”,偷心不死,是不可能行圣人之道的。

“朝闻道夕死,可矣”,君子从“闻其道”开始,无论任何地方,无论条件恶劣还是优越,甚至出生入死,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只有这样,才可以行“圣人之道”啊。

如果在一个国家里,如果一个人早上能达成了一直坚持的理想。实施了自己的主张(仁政),那么他就算晚上死去那也是值得的。早上能够体会到道义的意义,傍晚就死掉也值得了...

成语‘朝闻夕死’的意思

【朝闻夕死】早晨闻道,晚上死去。形容对真理或某种信仰追求的迫切。朝闻夕死
【拼音】:zhāo
wén


【解释】:早晨闻道,晚上死去。形容对真理或某种信仰追求的迫切意思是早晨听闻了圣贤之道,即使晚上死了也不算虚度此生。形容对真理或某种信仰追求的迫切。...

朝闻夕死意思

http://baike.baidu.com/view/187614.htm朝闻道,夕死可矣
朝闻道,夕死可矣
发 音 zhāo wén dào,xī sǐ kě yǐ
释 义 早晨闻道,晚上死去。形容对真理或某种信仰追求的迫切。
出 处 《论语·里仁》:“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古人贵朝闻夕死,况君前途尚可?这两句话怎么翻译?

从现代语言来讲前面一句的含义实际上是一个人的职业发展问题,活到老学到老,只有不断地学习,不断提升自己,才有光明的发展前景,就算是你老了也不会觉得有所遗憾。一、翻译
古人贵朝闻夕死,况君前途尚可
译文:古人珍视道义,认为‘哪怕是早晨明白了道理,晚上就死去也甘心
二、原文
周处年少时,凶强侠气,为乡里所患。又义兴水中有蛟,山中有白额虎,并皆暴犯百姓。义兴人谓为三横,而处尤剧。
或说处杀虎斩蛟,实冀三横唯余其一。处即刺杀虎,又入水击蛟。蛟或浮或没,行数十里,处与之俱。经三日三夜,乡里皆谓已死,更相庆。
竟杀蛟而出,闻里人相庆,始知为人情所患,有自改意。
乃入吴寻二陆。平原不在,正见清河,具以情告,并云欲自修改而年已蹉跎,终无所成。清河曰:“古人贵朝闻夕死,况君前途尚可。且人患志之不立,何忧令名不彰邪?”处遂改励,终为忠臣。
三、全文翻译
周处年轻时,为人蛮横强悍,任侠使气,是当地一大祸害。义兴的河中有条蛟龙,山上有只白额虎,一起祸害百姓。义兴的百姓称他们是三大祸害,三害当中周处最为厉害。
有人劝说周处去杀死猛虎和蛟龙,实际上是希望三个祸害相互拼杀后只剩下一个。周处立即杀死了老虎,又下河斩杀蛟龙。蛟龙在水里有时浮起有时沉没,漂游了几十里远,周处始终同蛟龙一起搏斗。经过了三天三夜,当地的百姓们都认为周处已经死了,轮流着对此表示庆贺。
结果周处杀死了蛟龙从水中出来了。他听说乡里人以为自己已死而对此庆贺的事情,才知道大家实际上也把自己当作一大祸害,因此,有了悔改的心意。
于是便到吴郡去找陆机和陆云两位有修养的名人。当时陆机不在,只见到了陆云,他就把全部情况告诉了陆云,并说:“自己想要改正错误,可是岁月已经荒废了,怕终于没有什么成就。”陆云说:“古人珍视道义,认为‘哪怕是早晨明白了道理,晚上就死去也甘心’,况且你的前途还是有希望的。再说人就怕立不下志向,只要能立志,又何必担忧好名声不能传扬呢?”周处听后就改过自新,终于成为一名忠臣。

这句话的意思为:古人看重的是,早上听到了真理,就算晚上死去也不算虚度此生。何况你的前途还是大有作为的。

出处: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有自改意,乃自吴寻二陆,平原不在,正见清河,具以情告,并云:“欲自修改而年已蹉跎,终无所成。”清河曰:“古人贵朝闻夕死,况君前途尚可。且人患志之不立,亦何忧令名不彰邪?”处遂改励,终为忠臣孝子。

白话释义:

周处决心重新做人,就到吴郡去找陆氏兄弟,陆机不在,只见到陆云,他把自己的情况详细告诉了陆云,并说:“我想重新做人,可惜虚度了大好时光,至今一事无成。”

陆云对他说:“古人看重的是,早上听到了真理,就算晚上死去也不算虚度此生。何况你的前途还是大有作为的。另外,人最可怕的是不能立志,如果志向远大,又何必担心不能名声远扬呢?”于是周处洗心革面,最终成为忠臣孝子。

扩展资料

写作背景:

刘义庆是宋武帝刘裕的侄子,袭封临川王,刘裕对其恩遇有加。公元424年宋文帝刘义隆即位,刚登基便先后杀了徐羡之、傅亮、谢晦等拥立功臣。宋文帝性情猜忌狠辣,因为担心自己重蹈少帝被弑的悲剧,严格控制并杀戮了大量功臣和宗室成员,这其中就包括名将檀道济。

在这样的背景下,刘义庆不得不加倍小心谨慎,以免遭祸。本传言“太白星犯右执法,义庆惧有灾祸,乞求外镇。”这实际上是刘义庆借故离开京城,远离是非之地。尽管文帝下诏劝解宽慰但架不住刘义庆“固求解仆射乃许之”。

刘义庆终于得以外镇为荆州刺史。外镇后的刘义庆仍然如同惊弓之鸟,心有余悸。他处在宋文帝刘义隆对于宗室诸王怀疑猜忌的统治之下为了全身远祸,于是招聚文学之士寄情文史编辑了《世说新语》这样一部清谈之书。

刘义庆《世说》的编纂时间大约在公元439年至440年刘义庆任江州刺史期间,这两年间有两件事情值得注意。

一是元嘉十六年刘义庆在担任江州刺史时招揽了许多文人,“太尉袁淑,文冠当时,义庆在江州,请为卫军咨议参军。

其余吴郡陆展、东海何长瑜、鲍照等,并为辞章之美,引为佐史国臣”  ,按照《世说》一书成于刘义庆及其门客众手的说法,这是《世说》编纂的恰当时机;二是元嘉十七年刘义庆调任南兖州刺史,前来接任他江州刺史职位的正是遭到贬斥,被解除司徒录尚书事要职的刘义康。

兄弟二人在江州见面后的悲恸情绪受到文帝刘义隆的责怪。这些都与刘义庆对处境危难并因此寻求在魏晋文人的精神气质中得到化解和超脱,因而与编纂《世说》一书紧密相关。

这句话的意思为:古人看重的是,早上听到了真理,就算晚上死去也不算虚度此生。何况你的前途还是大有作为的。古人崇尚明道觉悟,即使早上明白道理晚上死了也情愿。况且你前途光明,还大有可为...

朝闻道夕死可矣是谁对谁说的

是孔子对其弟子所说的。

出自春秋战国时期思想家孔子所作的《论语·里仁篇》,本篇是《论语》的第四篇,包括26章,主要内容涉及到义与利的关系问题、个人的道德修养问题、孝敬父母的问题以及君子与小人的区别。这一篇包括了儒家的若干重要范畴、原则和理论,对后世都产生过较大影响。

原文如下: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译文如下:

孔子说:“早上听到(或明白了)一个道理(或真理),晚上死了也可以(或行)。”

扩展资料:

释义

“仁”是儒家思想的核心,是孔子的道德理想,也是最高的道德准则。“朝闻道,夕死可矣 ”之“道”不是一般的“道理”、“事理”,而是特指儒家的“仁义之道”。懂得了仁义的 道理,就应该用自己的一生去实践它,有时为了捍卫之,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这是孔子的道德价值观,这就是“朝闻道,夕死可矣”一句话所包含的深刻的内涵。这一内涵从孔子的一生、从《论语》一书的思想精髓中可以得到印证。

这句话千百年来激励着仁人志士为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就在于它深刻地揭示了“知”和“行”的关系。《礼记》也说:“博学之,审问之, 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前四句可用一个“知”字概括,学习的目的不是停留在“知” 的阶段上,而是要在“知”的基础之上“行”,即去做,去实践,达到“学以致用”。

这样 “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就应该理解为“早晨明白了‘道’,就立即按‘道’去做,即 使晚上为它而死也可以(或死而无憾)。”杨伯俊的翻译没有揭示出“知”和“行”的关系 ,只是停留在“知”上,知道了就去死,不得其所。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朝闻道,夕死可矣

答:孔子一生追求真道,是孔子夕老时作!
《朝闻道,夕死可矣》
释义
朝是早晨,夕是傍晚,朝也指年轻的时候,夕是衰老的时候,闻是听的意思,道是真理的意思,
孔子在这里写到(朝闻道)意思就是在年轻的时候追求了一生的道,但寻到真道,也就是(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神成肉身,(道成肉身)充充满满满有恩典!)的时候,以经年老衰微,真如早晨闻道真理,晚上死去一样。孔子在这里形容对真理或某种信仰追求的迫切。朝闻道 夕死可矣,是孔子对其弟子所说,出自《论语·里仁》:
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不可以长处乐.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
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
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
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
矣,我未之见也.”
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
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
子曰:“放于利而行,多怨.”
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
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
谓也?”
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子曰:“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子曰:“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
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子游曰:“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