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甚好什么意思

“那人不甚好读书” ,这句话怎么翻译,经常在三国演义中看到这句话,是非常爱好读书还是不太爱读书的意

不太爱读书不爱读书不太爱好那个人不太爱读书是不太爱好读书的意思,一般形容武将吧
甚,很,非常;好,喜欢;不,表示否定

‘不甚好读书’是什么意思?

如是三国里选段.那定是言文言.你说的“不甚好读书”是否定句.是因为在于那个“甚”字和“不”字.“好不热闹”是指很热闹.它是“好不...”而“不甚好读书”它是“不甚”指的是.“很不喜欢”.不能混为一谈。而且.你所说的“不甚好读书”和所谓的“好不热闹”只类的`是不同语言.一个是现代.一个是言问言.“不甚好读书”意思我就不解析了.相信你也懂了.不是很喜欢读书程度副词 相当于很
如是三国里选段.那定是言文言.你说的“不甚好读书”是否定句.是因为在于那个“甚”字和“不”字.“好不热闹”是指很热闹.它是“好不...”而“不甚好读书”它是“不甚”指的是.“很不喜欢”.不能混为一谈。而且.你所说的“不甚好读书”和所谓的“好不热闹”只类的`是不同语言.一个是现代.一个是言问言.“不甚好读书”意思我就不解析了.相信你也懂了.

不甚好读书 甚的意思

程度副词 相当于:很

刘备不甚好读书的意思是说:刘备不喜欢读书?

刘备不甚好读书的意思是说:刘备不是很喜欢读书,与不喜欢读书还是有些差别的。那个时代的书无非就是经典,圣人教诲。都是些儒生读的。而刘备的志向是天下,高祖之志。高祖不也不读书吗。刘备不甚好读书的意思是说:刘备不喜欢读书
那个时代的书无非就是经典,圣人教诲。都是些儒生读的。而刘备的志向是天下,高祖之志。不是不喜欢读书的意思,是观其大略,不求甚解。也就是粗读,没有细读。

“不甚好读书”中“甚”是什么意思?

不太喜欢读书程度副词 相当于很程度副词 相当于很
如是三国里选段.那定是言文言.你说的“不甚好读书”是否定句.是因为在于那个“甚”字和“不”字.“好不热闹”是指很热闹.它是“好不...”而“不甚好读书”它是“不甚”指的是.“很不喜欢”.不能混为一谈。而且.你所说的“不甚好读书”和所谓的“好不热闹”只类的`是不同语言.一个是现代.一个是言问言.“不甚好读书”意思我就不解析了.相信你也懂了.好像是很喜欢的意思。

一物不着,一人不挂.甚好.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是一个事物也不记着,一个人也不挂念,非常好。不过原句应该是是不废一物,不轻一人,不着一事,不昧一心。如是。(佛家箴言)就是用不正当的手法.去赢得积分.
不过你最好不要这么做哦.会被查封的...
而且这只是游戏嘛..没必要这么做的..
祝你玩的愉快咯...呵呵~

那人不甚好读书,性宽和,寡言语

刘备 其他描述都一样,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这个是刘备的特点

若能闲处眠,莫不甚好是什么意思,

能在空闲的时候睡睡觉是再好不过的了。

“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的历史故事是什么?

“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的历史故事是:“从前晋文公喜欢士人穿不好的衣服,所以文公的臣下都穿着母羊皮缝的裘,围着牛皮带来挂佩剑,头戴熟绢作的帽子,(这身打扮)进可以参见君上,出可以往来朝廷。因为君主喜欢这样,所以臣下就这样做。”

“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的历史故事:

滕定公去世,太子对然友说:“以前孟子曾经同我在宋国交谈过,我心里始终没有忘记。现在不幸遇到了这大变故,我想让你去请教一下孟子,然后再治办丧事。”

然友到邹国去请教孟子。孟子说:“这不是很好吗!父母的丧事,本来就是应该尽到自己的心意去办的事。曾子说过:‘父母在世,以礼侍奉;死了,以礼安葬,以礼祭祀,可以说是孝子。’诸侯的丧礼,我没有学过;虽然这样,我曾听说过。

三年的服丧期,穿缝边的粗麻布丧服,喝粥,从天子到百姓,夏、商、周三代都是这样。”

然友回国作了汇报,太子决定实行三年的丧礼。宗室百官都不愿意,说:“我们的宗国鲁国的前代君主,没有谁实行过这种丧礼,我们的前代君主也没有谁实行过,到了你身上却要违反传统,那不行。况且有记载说:‘丧礼、祭礼要遵从先祖的规矩。’

又说:‘我们(的做法)都是有所继承的。’”太子对然友说:“过去我不曾讲求学问,喜欢骑马驰骋,比试剑法。现在宗室百官都不满意我,担心我不能竭尽孝道办好丧事,请您替我再向孟子请教。”

然友再次到邹国请教孟子。孟子说:“是的,这是不能求助于别人的。孔子说:‘国君死了,(太子)把政事托付给冢宰处理,喝粥,面色暗黑,走到孝子的位置上就哀哭,(这样,)大小官员没有敢不哀伤的,(因为太子)给他们带了头。’

在上位的人爱好什么,下面的人必定对此更加爱好。‘君子的道德,好比是风;老百姓的道德,好比是草。风吹到草上,草必定倒伏。’这件事就在于太子了。”

然友返国后作了汇报。太子说:“对,这的确在于我自己。”(于是)太子五个月都住在丧庐里,没有发布过政令诫示。百官和同族的人都赞同,认为太子知礼。到了安葬那天,各地的人都来观看葬礼。太子面容悲戚,哭声哀伤,使吊丧的人非常满意。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指居上位的人有哪一种爱好,在下面的人必定爱好得更厉害。指上行下效,影响深重。出自《礼记·缁衣》。

扩展资料:

关于“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的其他历史故事:

从前晋文公喜欢士人穿不好的衣服,所以文公的臣下都穿着母羊皮缝的裘,围着牛皮带来挂佩剑,头戴熟绢作的帽子,(这身打扮)进可以参见君上,出可以往来朝廷。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君主喜欢这样,所以臣下就这样做。(晋文公好恶衣,解读为“上行下效”)

从前楚灵王喜欢细腰之人,所以灵王的臣下就吃一顿饭来节食,收着气然后才系上腰带,扶着墙然后才站得起来。等到一年,朝廷之臣都(饥瘦得)面有黄黑之色。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君主喜欢这样,所以臣下能做到这样。(“楚王好细腰”来源,是不当言行的后果。)

从前越王勾践喜爱士兵勇猛,训练他的臣下时,先把他们集合起来,(然后)放火烧船,考验他的将士说:“越国的财宝全在这船里。”越王亲自擂鼓,让将士前进。

将士听到鼓声,(争先恐后),打乱了队伍,蹈火而死的人,近臣达一百人有余。越王于是鸣金让他们退下。(越王好勇士)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的意思是什么?

《东观汉记·马廖传》:“夫改政移风,必有其本.长安语曰:‘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好广袖,四方用匹帛.’”
上行下效,往往变本加厉,以致不伦不类.这就是上有好者,下必甚焉.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晋武帝是一个沉迷声色的皇帝,公卿大夫;巨族富室也
跟着学样。晋武帝的后宫良家女子不下万人,为了选择嫔妃,曾经下诏暂禁嫁娶,有散
匿者,以大不敬论罪,也即是可以杀头。等到平定东吴以后,便下诏挑选江南佳丽五千
人入宫,后庭嫔妃宫女数量之大,前所未有。
后宫佳丽众多,怎么才能雨露均沾呢?晋武帝发明了一种舒适华丽,而又平稳无比
的小型“羊车”,以羊只拖拉而行,游行宫苑,羊车在哪儿停下来就在哪儿入室宴寝。
于是嫔妃宫女竟相用竹叶遍插门槛,更用盐汁洒地,用以吸引拖车的羊只,因羊只酷爱
舐食地上的盐份,也喜欢啮啃青青的竹叶。有了这两样东西,就可以使羊儿贪吃而停止
前进,使得晋武帝认为是天意使然,而嫔妃及宫女也就从而获得了临幸的机会。
晋武帝司马炎仿效当年曹丕逼东汉献帝让帝位的故事,从曹丕后代魏元帝手中取得
皇位,在位二十五年,纵情声色,终于掏空了身子,一病不起。他的白痴儿子继位,就
是晋惠帝,偏又遇着一位狠辣有野心而又愚蠢的贾后,于是昏天黑地的“八王之乱”便
像熊熊烈火般地燃烧起来,其中的一位便是赵王司马伦。心怀不轨的司马伦,以贾后这
个毒辣无比的女人,毒死皇子司马遹为借口,起兵诛杀贾后,在做了几个月的宰相后,
第二年干脆废了惠帝,自立为帝,出禁惠帝于金墉城,也就是魏元帝禅位于晋后徙居的
地方,也可说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司马伦称帝便与本文的主人公梁绿珠发生了大大的关系。俗话说:“一人得道,鸡
犬升天”。司马伦既然僭即帝位,昔日的旧属便都成了洛阳城中的新贵,到处占房、榨
财、掠色、弄权,胡作非为,无法无天。有一个叫孙秀的,原来是潘安府上的小吏,其
人鄙借,不容于潘府,等到转投入赵王府中之后,狼狈为奸,相得益彰,颇受宠信。司
马伦称帝后,孙秀也水涨船高,官居中书令,倚仗司马伦的,为所欲为,作恶多端。
听说金谷园中有艳姬绿珠,能歌善舞,美慧无双,于是派人向石崇乞请割爱相赠。
石崇心想:孙秀目前权势薰天,自然不便轻易得罪,然而绿珠为自己所至爱,当然
也难以轻易割舍;再说自己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连一个心爱的妾侍都不能保全,传扬
出去,不但贻笑大方,自己也觉得十分窝囊;然而眼前的状况总得解决才行啊!继而一
想:反正孙秀也没有见过绿珠,何不集合金谷园中较为出色的侍婢任由挑选,不止是表
示了最大的诚意,从而也可以不着痕迹地使心爱的绿珠逃过一劫。
于是选出了数十位美艳的侍婢,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罗衣绣裙,敷粉薰香,争
奇斗艳,令人目不暇接。确实令人感到金谷丽姝,不同凡俗。
石崇故示大方地对来人说:“园中佳丽,全都在这里了。就请任意挑选吧?”
孙秀的使者已为眼前的态势所迷惑,乃慑懦地说:“天仙化人,平生仅见,惟孙公
命在下迎迓绿珠,未知孰是?”
石崇一听,勃然大怒说:“绿珠是我的爱妾,怎能相赠?”
使者劝解道;“石公博古通今,察远照迩,当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
理,愿加三思,免贻后悔。”
这是什么话,简直是欺人太甚嘛!想起以往皇亲国戚都不放在眼里,如今竟然受辱
于一个小小的使者。石崇越想越气,于是双手一摆,命令家人送客,孙秀的使者碰了一
鼻子灰,悻悻然离开了金谷园。
夜里月明星稀,正是暮春天气,天气乍暖还寒,石崇与绿珠在望月台上临流浅酌。
想起了几年前出使交趾,夜宿盘龙洞畔驿馆初次见到绿珠的情景,又想到近来朝廷翻天
覆地的变化,所幸佳人在抱,冲淡了不少愁闷与悒郁,日间差一点儿便失去了这个可爱
的小女人,不由得将这个柔若无骨的美人儿紧紧地拥抱在怀里,喃喃地说:“我可以失
去一切,但却不能放弃你啊!”
绿珠感念主人的深情厚意,庆幸此身有托,然而孙秀正在得宠之际,遭此挫折,势
必不肯就此善罢甘休,倘若出狠招,又当如何呢?
绿珠以纤纤玉手在石崇胸前拂揉着,尽量用缓和的语气诉说她内心的顾虑,石崇自
然也明白:得罪了孙秀不啻是惹祸上身,为求自保,不得不先下手为强,进行有计划的
反击了。